当前位置:
注册
当前位置:首页 >文化资讯 > 文化信息

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文艺演唱材料——戏剧《一二三四像首歌》

小品《一二三四像首歌》

(编剧:崔大磊)

  间: 2019

  点: 军休所小区、老徐家

  物:   ——男,原某步兵团团长,现为第二军休所退休干部。

           ——男,原某步兵团副政委,现为第二军休所退休干部。

           ——男,原某军区副团职干部,现为第二军休所退休干部。

           ——女,老徐妻子。

         刘所长——女,第二军休所副所长。

       〔幕启。老徐家客厅。高低床摆在卧室,床头挂着军用水壶,床上整齐叠放着被子和枕头。

       〔音乐起:一二三四一二三四像首歌,绿色军营绿色军营教会我……”(音乐声渐弱)

〔老赵在收拾屋子。

   我们家这老徐啊,家里的事是一点都指望不上。当兵那会儿是两眼一睁忙到熄灯,现在退休了,又当上“宅男”了,整天的无所事事,囚在家里玩起“四看”了,上午看报纸,中午看电视,下午看手机,晚上看空气。好说歹说,总算去参加军休所的合唱去了,总比在家这么憋着强。

〔老徐上。

   哼!哈!嘿!

   一听这音儿就知道你回来了。

   这是我家,我凭什么不回来?

   你吃枪药了?你不是去排节目了吗?怎么这么早就回来? 

   我说我病了,需要休息。

   你哪病了?

   浑身脑袋疼。

   你有几个脑袋?!

   那排的是什么节目?我什么词都没有,就让喊个一二三四,一二三四,也不换个五六七八。

   “革命”分工不同嘛。再说了,你在部队不是最喜欢喊一二三四了吗?

   那是带兵,能一样吗?

   怎么?你还想带兵啊?就你现在这样,还带得了吗?

   “吗”字去了,现在要是给我一批小伙子,不出仨月,我就能把他们练成合格的战士。

   别做梦了,都退了,安安心心过点舒坦日子不好吗?

   不好,非常不好!

   你这是no zuo no die 啊,不作死就不会死。你说你好好的席梦思不睡,愣是要睡高低床,自己作就算了,还拉上孙子一起,弄得孙子不来了吧。

   高低床怎么了?我习惯了。再说了,这孩子就得从小严格要求,要不将来怎么当兵?

   行了,你那些大道理我听烦了,我可要出去参加集体活动了。

   你去参加什么活动?

   军休所不光给你们这帮当过兵的组织活动,也给我们军嫂组织了自己的活动。我呀,跳广场舞去,中午还会餐。

   你走了,谁给我做饭啊?

   毛主席说得好,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你……

〔老赵出刚打开门,迎面碰见刘所长、老吕、老乔上。

   刘所长,老吕,老乔,你们怎么来了?

   我们呀,来教育教育这个落后分子!

   老乔,别这么说。(对老赵)老徐不是病了嘛,我们来看看。

   看什么什么看!要不是你们硬拉着我,我才不来呢!

   怎么生这么大气啊?

刘所长  赵阿姨,没事。我看徐叔叔不是身体不舒服,是心里不舒服。我们来做做思想工作。

   好啊,咱们一起进去。

刘所长  不,咱们啊,小火慢工,一个一个出击,给他来个“车轮大战”,好好给他治治病。

   (合)好战术!

   我先上。

   盘他!

   (对屋里喊)老徐,老吕来看你了。

   (对老赵喊)就说我不在。(说完赶紧捂嘴)

〔刘所长、老吕、老赵下。

〔老吕进门。

   老徐,你的声音把你出卖了。

       老徐手足无措,赶紧跑到卧室躺倒自己的高低床下铺上,盖好被子,把一块毛巾放在自己的额头上。

   哎呀!哎呀!哎呀呀!

   老徐,你刚才不好好的吗?怎么转眼就奄奄一息了?

   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

   哦,既然这样,还能参加节目排练吗?

   轻伤不下火线……

   那太好了。

   让其他同志上吧。

   嗨。我看你也没什么大病,纯粹是思想有问题。

   我思想没问题,好着呢。

   你就别嘴硬了。我还不知道你?嗨!说句实话,我刚退那时候心里也不痛快。

       〔老徐坐起来。

   是吧。

   军装一脱,心里别提多难受了。

   可不。

   我是整宿整宿睡不着。

   我是整天整天醒不了。

   我是从早到晚不想回家。

   我是一天到晚不想出门。

   我是什么都不想吃。

   我是吃什么都没味。

   我看谁都不顺眼。

   谁看我都不顺眼。

   对。

   哎,老吕,你往沟里带我!

   不是,你看我现在这不是转换的挺好的嘛,你呀应该学着我多参加活动。

   你拐着弯骂我还让我学你,,我现在马上取消你的“最惠国待遇”,出去出去!

   老徐,别这样。

   出去把门带上!

   你这人……

〔老乔上。

   怎么样,老吕?

   把我轰出来了。

   嘿!他脾气不小啊!我来会会他!

   你们可别吵架啊!

   放心吧!

       〔老吕下。

       〔老徐听见老乔的声音,赶紧随手拿起一块抹布放在额头上。

   老徐,你太不像话了!人家老吕好心好意来开导你,你凭啥把人家轰出去?

   哎呀!哎呀!哎呀呀!

   你在这儿给我装病是吧?信不信我把你抬出去?

   我是真难受啊!

   发烧了?

   嗯,932

   啊!你成热得快了?

   ……392

   这也不低啊。

   是啊。

   我看你也是烧糊涂了,物理降温都用上抹布了。

       〔老徐赶紧拿起抹布一看,扔到一边。

   你说你还有个当兵样吗?排节目不认真,装病号有一套。还有没有点组织纪律性?有朝一日回老部队,你怎么面对战友们?

〔老徐一听就坐起来了。

   怎么面对?我早就面对了。前几天我回老部队,嘿,哨兵老远就把我给拦住了。(学哨兵)师傅,您站住,这里是军事禁地,请不要靠近。(自己说)当这么多年兵,我成师傅了,八戒在哪啊?

   哈哈哈,那是人家新兵不认识你。

   不认识我?门口那两棵白杨树认识我。那是我当新兵那会儿亲手栽的,比那哨兵的岁数还大。

   下次去你提前跟里面的熟人打个招呼。

   没下次了。不认识就认识。我呀,不去了。

   老部队不让你进,咱们军休所可是对你敞开大门啊。(唱)我家大门常打开,开放怀抱等你。拥抱过就有了默契,你会爱上这里。不管远近都是战友,请不用客气。相约好了在一起,我们欢迎你。

   去去去,还唱上了,你这水平连丐帮都不要你,赶紧出去!

   你才去要饭呢?真是咬了吕洞宾,不知好人心!

   你骂谁呢?

   你觉得我骂谁我就骂谁,我还不伺候了,你就在这儿躺着吧,什么时候变成木乃伊了,我们买票来参观。

   出去!

〔刘所长上。

刘所长  怎么样?说通了吗?

   木头人投河。

刘所长  怎么说?

   不沉(成)。

刘所长  我来试试。

   刘所长,咱们先礼后兵,再不行我就找几个老伙计把他绑过去。

刘所长  不至于,不至于。

       〔老吕下。

       〔老徐听见刘所长的声音,来不及拿毛巾,直接把被子蒙住了头。

刘所长  徐叔叔,门没关,我自己进来了。

       〔老徐不说话。

刘所长  徐叔叔,您睡着了?

       〔老徐赶紧打呼噜。

刘所长  您这呼噜说来就来啊!

〔老徐的呼噜声更大了。

刘所长  行,您一边睡着,我一边给您汇报汇报近期的工作。自从这退役军人事务部成立以来,咱们第二军休所的活动更丰富了,书法班、绘画班、摄影班、军歌比赛、演讲比赛,都特别受欢迎,这次这个全国军休干部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文艺汇演就是退役军人事务部成立以来举办的一次大型活动,多好的事啊,您可得参加啊。

〔老徐嗯了一声,表示不想参加。

刘所长  您就打算这么消沉下去?

〔老徐嗯了一声,表示是的。

刘所长  行,既然您这么坚决,我看这带兵的活儿也不是给您预备的。

〔老徐嗯了一声,表示质疑。

刘所长  您不信啊?咱们附近这几所中学开展军训了,咱们军休所准备选几个体格好、热情高的老干部去当教官。这种活看来不适合您。

〔老徐嗯了两声,表示适合。

刘所长  我看这样的活儿适合吕叔叔和乔叔叔,他们要是站在军训场上,面对一帮年轻的学生兵,指挥他们一二一,一二一,一二三四得踢正步,多潇洒啊!

〔老徐嗯了一声,表示不认同。

刘所长  徐叔叔,我去请吕叔叔和乔叔叔了,走了啊,一二一,一二一,一二三四,一二三四!

〔刘所长原地跺脚。

   立定!

〔老徐猛地跳起来,头碰到了高低床。

   哎呦!

刘所长  徐叔叔,您没事吧。

   刘所长,你没走啊?

刘所长  我就知道您一定得起来。

   这教官我当了!老吕和老乔他们水平不行!那正步走得跟麻花似的,军姿站得豆芽似的,被子叠得跟花卷似的,人长得跟茄子似的。

〔老吕、老乔上、老赵上。

   说谁呢?合着我们离不开厨房了?

   在背后说人坏话可不好啊!

   就是,可让别人给逮着了。

   你们都没走啊?

   我们没走,我们一直在客厅监听你呢。

   果然投降了。

   还是刘所长有办法。

刘所长  徐叔叔,既然想当教官就得有个教官样儿,最起码这组织纪律性要有强。

   那是。

刘所长  咱们所里那么多集体活动,您得参加,不能犯自由主义。

   是是是,我接受批评。其实我也想去,可是来请我的人都不够档次,刘所长你要是早来,我早就去了!

〔老吕和老乔上。

   怎么说话呢!谁不够档次啊?

   原来是瞧不上我们啊!

   以后我天天跟着你们排练,指哪打哪。

   那还得看我们要不要你!

   你的“最惠国待遇”也有待考察。

   就属你长得最像茄子。

   说得好。

   哈哈哈!

刘所长  叔叔阿姨们,咱们说练就练吧。

〔音乐起《一二三四歌》。

   (唱)一二三四一二三四像首歌,这边唱来这边唱来那边和唱给蓝天和大地唱给妈妈和祖国

   (唱)一呀么一呀么一呀么一一条大路多宽广

   (唱)二呀么二呀么二呀么二二月春风拂面过

刘所长  (唱)三呀么三山五岳任我走四海为家

   (唱)!嘿嘿! 哪里有我哪里有我,哪里就有……

〔众人齐看他。

   一,二,……我怎么还是这四个数啊?

   (唱)战士的歌。

 

 

                                 ——剧  终


暂无附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