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注册
当前位置:首页 >文化资讯 > 文化信息

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文艺演唱材料——戏剧《慰问》

 

(编剧:崔大磊)

 间:当代,大年二十八

 点:赵为民家

 物:赵为民——男,63岁,XX区一位退休局长

        郑宏磊——男,32岁,XX区政府工作人员

        赵莉莉——女,28岁,XX区B医院护士,赵为民的女儿,陈国涛的女朋友

        陈国涛——男,29岁,XX区B医院外科医生,赵莉莉的男朋友

 

〔桌子上手机铃声响起:我们的家乡在希望的田野上炊烟在新建的土房上飘荡小河在美丽的村庄旁流淌……

       〔赵为民上。

赵为民  这一到过年电话就多。(拿起手机)喂!

       〔电话:“您好,赵局长!”

赵为民  别这么叫,我早就退休了,叫老赵就行。

       〔电话:“额……老赵局长,先给您拜个早年,祝您春节快乐!”

赵为民  谢谢啊!您是……

       〔电话:“是这样的,马上就过春节了,咱们XX区委区政府组织年轻干部慰问老同志,今天计划去您家,您上午在家吗?”

赵为民  感谢组织关心了,我在家。

       〔电话:“好的,再次祝您春节快乐!”

赵为民  谢谢,也祝你春节快乐!再见啊!

       〔电话:“再见!”电话挂断。

赵为民  组织上没忘了我们这帮老家伙,我得趁他们来之前赶紧收拾一下,别乱得让人家笑话。

〔赵为民下。

〔赵莉莉拉着陈国涛上,陈国涛两只手拎着烟酒等贵重礼物。

赵莉莉  你快点啊!一个大老爷们磨磨蹭蹭的。

陈国涛  这不是走着呢嘛!

赵莉莉  你这走一步退三步的,看你第一次进手术室也没这么紧张的。

陈国涛  这能一样吗?那是工作,这是……

赵莉莉  这是什么?见我爸一面比进手术室做手术都难啊?

陈国涛  不是,我这不是怕带的东西……

赵莉莉  我爸不在乎什么你是个什么东西……

陈国涛  什么什么?

赵莉莉  不是。我爸不在乎你拿什么东西,他在乎你是不是一身正气!

陈国涛  肯定没问题,不信你闻闻。(抬起胳膊)

赵莉莉  什么呀?

陈国涛  一身的藿香正气水。

赵莉莉  去。怎么没正行呢!

       〔赵莉莉手机响了:“莉莉,今天突然来了好几个病号,咱们科的人手不够了,你能不能马上回医院来。”

赵莉莉  这个……行,我马上回医院。

陈国涛  不是,你回医院,我怎么办?

赵莉莉  你就自己上去吧,五楼左边那户就是我家。

陈国涛  不是,这我自己怎么去啊!要不我也回医院吧。

赵莉莉  不用,是我们科需要护士,又不是你们科让你回去做手术,再说了,都到家门口了,你就上去吧。

陈国涛  那我怎么说啊?

赵莉莉  过年了,就当是慰问一下老人不行吗?不跟你说了,我得赶快走!

       〔赵莉莉下。

陈国涛  ……

       〔陈国涛敲门。

       〔赵为民端着一盘水果上。

赵为民  这么快来啊。来了,来了!

       〔赵为民开门。

赵为民  您好!

       〔赵为民伸出右手。陈国涛左右手都拎着东西,抬左手发现不合适,抬右手也发现不合适,只好鞠躬。

陈国涛  您好,叔叔!

赵为民  (自言自语)叔叔?你是来慰问的?

陈国涛  ……对啊,我是特意来慰问您的。

赵为民  进来坐吧。

       〔陈国涛进门,把烟酒放在茶几上。

赵为民  (指着茶几上的东西)这是给我的慰问品?

陈国涛  ……一点心意,您别嫌弃。

赵为民  嫌弃?现在慰问品都开始送这些了?

陈国涛  您要是觉得档次不高,我再买点贵的。

赵为民  这个档次已经“太高了”吧!

陈国涛  这不算什么。

赵为民  你现在从事哪方面的工作?

陈国涛  我现在主要是在一线工作。

赵为民  具体是干什么呀?

陈国涛  主要就是从别人身上一刀一刀往下剌东西。

赵为民  这么干,你心里就不害怕吗?

陈国涛  头一次也害怕,后来次数多了就习惯了。您知道吗?每成功剌一刀,我就特开心……

赵为民  够了!你开心了,老百姓怎么办?

陈国涛  没事,有分寸,拿捏得特别好,根本看不出来。这次来,我主要是求您……

赵为民  你求我什么也不行!中央反复强调“八项规定”和“六项禁令”,你还敢顶风作案,我绝不会容忍这种行为,我会向区领导反映这个情况,你现在马上拎着这些东西给我出去!

陈国涛  叔叔!

赵为民  出去!

       〔赵为民把陈国涛赶出家门。

陈国涛  (自言自语)事办砸了,我得赶紧给莉莉打个电话!(掏出手机)哎!怎么偏偏这时候没电了,我得赶紧找个地方充充电。丈人骂一遭,手机打不了。今天真倒霉,光棍命一条!哎!

       〔陈国涛下。

赵为民  气死我了!

       〔赵为民电话铃声响起:我们的家乡在希望的田野上炊烟在新建的土房上飘荡小河在美丽的村庄旁流淌……

赵为民  谁啊!

       〔赵莉莉电话:“爸,谁惹你了,这么大脾气?”

赵为民  谁?一个打着慰问的旗号来送礼办事的。

〔赵莉莉电话:“您是不是又把人家大骂一顿赶出去了?”

赵为民  那当然。中央对纪律三令五申,可是他居然给我送高级烟酒当慰问品,这不是让我犯错误吗?

〔赵莉莉电话:“爸,您别生气了,也许人家就是想好好慰问一下老同志呢。”

赵为民  那也不行,我一辈子管人管钱,从来不做违反未定的事。

〔赵莉莉电话:“行了,爸,我问您,国涛进家了吗?”

赵为民  国涛?你那个男朋友啊!没有啊!

〔赵莉莉电话:“这家伙,真磨叽,电话关机,也不进家门,看我怎么收拾他!”

赵为民  你要收拾谁啊?

〔赵莉莉电话:“没啥,爸,您在家吧,我忙完就回去!”挂断电话。

赵为民  喂?喂?这孩子!休个假还这么忙!

〔郑宏磊上,敲门。

赵为民  (自言自语)八成是姑爷来了。

       〔赵为民开门。

郑宏磊  您好,老局长。(伸手握手)

赵为民  (愣了一下,握手)您好!(自言自语)这女婿上门怎么这样啊?(对郑宏磊)请进!

郑宏磊  老局长,我是代表区里专程来慰问您的,听说您是和女儿一起过,她工作忙吗?能照顾您吗?

赵为民  (自言自语)她工作忙不忙,你还不知道?(对郑宏磊)还行,再说我身体挺好的,不需要照顾。

郑宏磊  您要是有什么需要就跟尽管说,我们会帮您解决的。

赵为民  不用,我现在都挺好的,只要你们往后能好好过就行。

郑宏磊  ……我们以后一定加倍努力。

赵为民  那就好。这个人与人相处啊,总会有点摩擦,就说我闺女吧,有点小脾气,你以后要多包涵。

郑宏磊  ……对,在平常工作中我们会遇到各种各样的群众,只要耐心倾听,认真对待,都能处理好。

赵为民  你们下一步是怎么打算的?

郑宏磊  (从兜里掏出一份规划报告递给赵为民)这是我给你带来的慰问品。

赵为民  规划报告?

郑宏磊  对,我们下一步打算按照区里“11231”的规划来开展。

赵为民  (自言自语)这么详细啊?

郑宏磊  那当然,这是咱们XX区整体的发展蓝图啊!

赵为民  啊?具体都包括什么呢?

郑宏磊  第一个“1”就是总目标,要奋力建设“文明和谐充满朝气”的新XX;

第二个“1”就是工作理念,坚持人民至上、执政为民;第三个“2”是指两大战略任务,推动高质量发展,增进民生福祉;“3”是指发展道路,坚持走“生产发展、生活富裕、生态良好”这条“三生融合”的发展之路;最后一个“1”是指我区转型升级“1+5”产业定位,发展城市经济,做大做强现代化物流、高新技术、都市农业、文化旅游、大健康五大产业。这就是“11231”新邯山发展蓝图,也是我们共同努力的方向,您看怎么样?

赵为民  太好了,真是振奋人心,这张蓝图一定能把咱们XX区建设得更上一层楼。好小伙子,把人生大事和全区的发展大业紧密联系在一起,很不错啊。你们家在现在有几口人?

郑宏磊  五口,我现在也是上有老下有小了。

赵为民  下有小?

郑宏磊  是啊,我儿子快三岁了。

赵为民  你都有儿子了?(自言自语)莉莉没说找的是二婚的呀?(对赵为民)你跟你前妻是什么时候离的婚啊?

郑宏磊  我跟我前妻啊……我哪有前妻啊?

赵为民  那你这儿子怎么来的?

郑宏磊  我和媳妇生的。

赵为民  对啊,所以才问你什么时候离的啊。

郑宏磊  我没离婚,我和媳妇过着好着呢。

赵为民  你没离婚就敢跟我闺女搞对象?你欺人太甚了吧?

郑宏磊  我啥时候跟你闺女搞对象了?我都不知道您闺女是谁。

赵为民  你不是我闺女的男朋友国涛?

郑宏磊  嗨,我不是,我是……

赵为民  你到底是什么呀?

郑宏磊  我是代表区委区政府来慰问您的。

赵为民  哎呦!那刚才那个……哎呀!这下误会大了!

郑宏磊  怎么了,老局长。

赵为民  你坐着,我得赶紧给闺女打个电话!

       〔赵莉莉拉着陈国涛上。

赵莉莉  别瞎想了,是我爸误会你了,解释一下就行了。

陈国涛  你爸爸脾气太大了,我可不敢进去。

赵莉莉  听我的,没事!

       〔赵莉莉的电话响起。赵莉莉开门进来。

赵莉莉  爸,别打了,我回来了。

赵为民  闺女,爸刚才误会国涛了,你赶紧把他找回来!

赵莉莉  不用找了,这不来了嘛。

       〔陈国涛进来。

赵为民  (对陈国涛)国涛,对不起啊,叔叔误会你了。

郑宏磊  (对陈国涛)陈医生,你怎么在这儿?

陈国涛  (对郑宏磊)郑局长,你也在这儿?

赵莉莉  (对陈国涛)你们认识?

陈国涛  (对赵莉莉)这是你爸单位的郑局长,前几天在他的母亲在我们科做的手术。

郑宏磊  (对陈国涛)陈医生,真的要谢谢你,要不是你医术高超,我妈得身上肿瘤怎么会那么成功切除呢?

陈国涛  (对郑宏磊)别客气,我应该做的。

赵莉莉  (对陈国涛)这就是你说的那个十几个小时的大手术,做完都累趴下了?

陈国涛  (对赵莉莉)是啊。

郑宏磊  (对赵为民)而且我还看见有其他病人家属给他送红包,他全都给推了,说什么也不要。

赵为民  (对陈国涛)真是个正直的好小伙子。

陈国涛  (对赵为民)没什么,我们是在继承老一代的无私奉献精神。

郑宏磊  老一代的精神就是一面大旗,我们要扛在肩上。

陈国涛  我看不但要扛在肩上,还要举过头顶。

赵为民  你们都是好样的。咱们XX区有你们这帮年轻人接过担子,未来的发展一定更有希望。

赵莉莉  爸,我看这就叫在“奔驰在希望的田野上”。

赵为民  对,我们全区人民都奔驰在……

     希望的田野上。

    〔音乐响起:我们的家乡在希望的田野上炊烟在新建的土房上飘荡小河在美丽的村庄旁流淌……

 

 

——剧  终


暂无附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