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注册
当前位置:首页 >文化资讯 > 文化信息

2019年文艺演唱材料——小品《新风》

刘友源

剧情:爱沾小便宜的二凤去吃酒席,想带回些饭菜来,好的自己吃剩下的再喂小狗,由此开场展开全剧紧凑而生动的表演。一家人围绕着儿子小宝的婚事,女方要许多彩礼……最后,表现的是党的好政策做引导,在县工作队的指导下,村里成立了移风易俗领导小组,刹住了大要彩礼的陈规陋习,不仅是大柱二凤的孩子小宝的婚事得到了完美解决,而且也成全了大柱他爹(剧中人老爸)和王妈的老年婚姻……

人物:

大柱 40余岁 丈夫,心直口快,没多大主见,爱着急。

二凤 38岁 妻子,泼辣能干,热心肠,爱沾小便宜。

老爸: 65岁(公爹),精明厚道的老年人。

王妈:60出头,媒婆,热心热情爱张罗爱出风头管闲事的农村妇女,干净干练。

幕启

二凤:【手持几个塑料袋上】

二凤我吃席去“金泰”,今天我多捎塑料袋。(展示)它那剩下的东西呀,我是一个装馒头,一个装肉菜,一个装瓜子,一个装糖块,一个装……

大柱:你快别装啦!今年也就是大蒜贵点,你能装不?再说,你,你装这么多,咱家那小狗子也吃不了呀。

二凤:我往家捡点东西你还不乐意了,咱那小狗子吃不了呀,你吃!

大柱:我吃?(面对观众诉说)你寻思,我少吃了吗我?就拿上一次来说,她去阳光酒店坐席,一气弄回人家三桌子的折萝(剩菜)来,让我跟我们家那小狗贝贝俩礼拜都没吃完,最后弄得我们家贝贝都不会汪汪了,都要绝食抗议啦,到现在它一看见那四喜丸子呀,就:NO——NO--NO---(拟声)

二凤:(笑,指大柱)最后,那些菜,也不管是荤的素的,还不是全让他给扒拉咧?!

大柱:还有心笑呀你?!咱就光整天价吃席吧,反正,这个月咱家这花钱的事儿最多了,水费,电费,取暖费,物业费,保险费,……这个费那个费,我看呀,弄得我自己八成也得要报废!

二凤:(很爷们儿,撑劲)这个呀,没问题!别看咱是庄稼人,城里的房子呢咱买得起就得住得起!呶,拿钱来。

大柱:什么,又要钱?什么钱?

二凤:我二姨夫三妹妹的大姑姐的小叔子结婚,今天晚上在金泰大酒店待客(QIE且),这么近的关系,少了拿不出手,咱怎么也得掏三百块钱的份子吧?

大柱:近个屁!反正,上个月,头来城里时,咱那点玉米才卖了3500块钱,这每天价,吹喇叭的一响,咱去鞠个躬,三百!结婚的喜贴一来,咱去吃个席,三百!整天价鞠躬坐席,坐席鞠躬,红白喜事一桩连着一桩,你又死要面子活受罪,这一个月还没折腾下来呢,就剩这些了,都给你吧!(说完没好气的把250块钱扔在二凤面前)还随三百,上哪偷去呀?!

二凤:你就二百五啦?

大柱:我就二百五啦!你可别再粘啦,再粘我就崩溃啦!(二凤电话响)

二凤:是媒人王妈,准是说咱家小宝对象的事儿(打开手机)哎哎,您说,您说————

“万紫千红一片绿”,这,这,啥叫“万紫千红一片绿”呀?哦哦,万紫……一万张五元的,嗯,我懂,我懂,五元的是紫色的,一万张叫“万紫”那就是五万;这千红千红……哎哟,一千张毛主席,那就是十万呀!“一片绿”是多少呀?什么,什么这个看着给?那至少100张也是五千呀!……(一屁股跌坐在沙发上)我那天耶,光这,第一笔现金彩礼,这就十五万五了! ……

大柱:多少?!多少?!十五万多?

二凤:(收起手机)十五万五,这才到哪儿呀!再往下听,吓死你,还有“一站一转一苹果。”

大柱:(掰手指头)一站一转一苹果(满脸茫然)?

二凤:一站——那是楼房;一转——那是汽车;一苹果——

大柱:(急插话)这好说,给她弄一筐!

二凤:弄一筐?虎呀你!那是苹果手机,还要苹果8PLUS,正品行货九千六!

大柱:我那天爷!还有吗?

二凤:还要六条烟,六箱酒,六……总的来说是“仨六俩八”……

大柱:仨六俩八,这是“三带二”呀!

二凤:人家女方还要“四个九”……

大柱:“四个九”?那这是一“炸”呀!

二凤:让你斗地主呢?!(一脚踹在大柱脚面上,他一蹦高……二凤掰着手指头)还有……(二凤搬一个手指头,大柱咧一下嘴,叹一口气)

大柱:别说了,再往下说我要崩溃啦 !这得多少钱呀?办置齐喽得100多万呀,我,我把骨头卖喽给他龟孙凑不齐呀,这不是叫我砸银行去呀!(无奈地,一指二凤)你,你,你不是女汉子吗?你不是女强人吗?现在咱小宝子娶个媳妇得一百多万,咱家平时不是你说了算吗,这回,这回,我还是让你说了算,我看你咋办?

二凤:(大哭)你们大伙说说吧,我怎么嫁了这么一个窝囊废呀,轮到真事上了,你又让俺说了算咧……你说平时,俺说了算嘛呀,不就是平时插粘粥擀汤,鸡毛蒜皮的屁事俺爱叨叨吗,那还叫说了算呀?!我那亲爹哎————

老爸:(风风火火上)咋的了,媳妇,咋的了?!(转向大柱)你歁负她啦?

大柱:我,我哪敢呀,嗐,这不,这事儿那事儿的,愁的!

老爸:愁的?你一个大老爷们儿,能让媳妇愁成这样,你呀你!

二凤:爸,你看我跟大柱在县城里,买了这么几间楼,就把在村里过日子时攒下的那点家底儿会抖罗干净了,这不坐吃山空,要嘛没嘛,每天价,红事儿白事儿连着趟儿,每天一睁眼就是钱钱钱,往前你那大孙子小宝结婚,彩礼、房子、汽车……就得一百多万!(一赌气)干脆,俺不活了,俺上吊去!

大柱:上吊?还要绳不?(二凤一瞪眼,他马上改口)不价,不价,我是说还要名不?咱落那个臭名呀?!咱这城里连棵歪脖树也没有,你到哪里上吊去?!再说,咱家这事儿办不完,你想死也没门耶!

老爸:(打了一下儿子肩膀)混帐!你媳妇都急成那样了,你也不好好劝劝,还说这没屁股眼子的话!去,给你媳妇儿赔个不是,说几句好话。

大柱:若是说好话能解决问题呀,我说一百句也成,可是……

老爸:(对大柱耳语)听话,听话,啊!

大柱:(一拨楞脑袋)不行,不行,动您老的钱哪儿成?再说咧,你那十万八万的,也顶不了多大用呀!

老爸:咱办一步说一步吧,别看我老了,我知道,这没有过不去的火焰山!

二凤:(深情地)爸---,您可真是那救苦救难的土行孙呀,不,不,是观世音呀!你看,我们怎么好意思呢,再说,我们还没怎么孝敬您老呢。

老爸:(夸张地)客气!你们跟我还用客气?我身子骨这么硬实,指着你们孝顺的日子呀,还在后头呢。

二凤:(电话又响,二凤接完电话,无比沮丧)你说说,你说说,真是的!咱这事还没弄明白呢,俺老爸那住院了又,需要五万块钱,让咱给出,这可怎么办哟!(哭)

老爸:啊,亲(QING)家翁住院了?

大柱:你爸住院了,咱给兑点儿钱是应当的。可是五万块钱全让咱出?你弟弟不是大款吗?他那钱呢,你问问他!

二凤:(打电话)喂,弟呀……

(弟弟:只出声音)姐呀,我哪还有钱呀,我媳妇儿你弟妹去韩国垫鼻子,拉眼皮儿,花了三十多万,我买了一只进口的哈士奇小狗,花了八万多,前几天这小狗闹肚子,给它看病又花了两万多……我我,姐,我现在是口袋比脸还干净呀……

二凤:(气地把电话一摔)这混蛋玩艺儿!

大柱:嘿嘿,狗拉肚子,花两万有钱看;亲爹生病,倒没钱看咧!这小子……!

老爸:去!说这个还有用吗?(很仗义地从怀里掏出一张卡)媳妇呀,拿去,先给亲家翁把病看好喽再说。

二凤:爸——,您不是还要等着抱重孙子吗,这,这……

老爸:不着急,不着急,这生孙子,又不是吹糖人,不能急呀!

王妈:(兴高彩烈地上)村里来了工作队,老百姓们得实惠!大柱,二凤,你们快出来……

大柱:王妈一声叫,威力象大炮!如今在老家村里呀,这几类人最吃香:管井修电的,跑媒拉纤的……

王妈:报告你们几个好消息吧!

大家:好消息?

王妈:咱们村成立了什么移风易俗领导小组,专门管红白事的新事新办呀,邻里和睦呀,还有戒赌什么的,这个小组,那真是呀,不贪不粘,管得还宽。小宝的对象欣悦她爸,还是领导小组的成员呢,人家说啦,欣悦和小宝处对象,要新事新办,彩礼不要啦!不光是彩礼不要了,将来还要支持小宝一部分钱,学成技术以后,买那挖掘机投资创业……

大家:(鼓掌)好!

王妈:这第二个好消息呀,县里来的驻村扶贫工作队的张主任,给二凤在“金牌月嫂培训班”报上了名,给你在劳务中心保安上岗培训班也报了名,今后呀,让进城农民都有了正当职业,再不用天天打麻将混天度日了,你说好不好呀?!

大柱:(兴奋的)好好,那当然好了,若是有点儿正事做,谁还光玩钱去呀!你看,就赁咱这派头,若是穿上保安治服呀,不知道的,还以为,咱是公安局的呢!

王妈:最近文化馆来通知了,说是要举办交谊舞大奖赛,对家庭组合的队还有特殊鼓励……

二凤:(拉住大柱)正好,咱俩去参加比赛!

王妈:(两手一摊)我,我……我走啦。

二凤:(上前拉住)您老先别走,这些年,您光给别人帮忙说媒来着,今天我也给您牵一次线……(眼晴向公爹处一瞟)

王妈:(笑)且,这老东西呀?!(很高兴)

大柱二凤:(一击掌)耶!

【大柱,二凤各自挽住二位老人,把他们往一起一推】

二凤:(一语双关的意味)正好,你们也组合一下,反下都会跳,咱们一块去参赛多好呀?!

四人异口同声:好!

音乐起:老少两代人翩翩起舞……(一个回合,载歌载舞下)

剧终。


暂无附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