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注册
当前位置:首页 >文化资讯 > 文化信息

2019年文艺演唱材料——《两棵树》

两棵树

刘友源

李大强:50多岁,村主任。

张君梅:女 45岁,扶贫工作队长。

王树德:50多岁,村民。

花:50岁,王树德妻子。

王大爷:70岁,村民代表。

:40多岁,农村妇女。

李大强:(健步上)

唱:

十九大的精神暖心房,

小康梦鼓舞了我李大强。

多为百姓办点事,

苦点累点心欢畅。

我走街串巷喜洋洋,

今年的好事儿一箩筐。

拓宽街道修公园,

咱村也要亮堂堂。

如今的难题只一个,

有两棵大树把路挡。

我三番五次地去找那树的主人王树德,

他油盐不进不把那理来讲。

今天他若是再不听我的劝,

这一周的工作进度呀又要泡了汤。

(叹气)哎!到了——

白:树德哥——树德哥——

(王树德,贾花,打着哈欠,懒洋洋地上)

王树德:(小声,嘀咕)花呀,村里头准是又想着刨咱家门前那两棵树,【他也不问问,我王树德是什么人呀?我是那好惹的吗?!那鸽鹁从咱家院子上飞过,也得给咱吐下几个高粱粒子来再走才行!怎么着,你李大强一个小小的村主任,稀里胡涂的就想把咱家的树给刨了,还搞什么美丽乡村建设,我不管你唱什么高调,反正呀,哼哼!(略一沉吟)不过呢,这话又说回来了,咱王树德也不是那死闷鼻子,我听说现在这扫黑除恶弄得挺邪虎,别再给咱打成那“黑分子 ”,这我可得长点眼力价,遇事呢,多个心眼,悠着点儿!】

贾花:【你快拉倒吧,就你那德性,你还“黑”,我看你就是脸黑点,咱不管他三七二十一,叫咱吃亏呀,门儿也没有!我可听说了,人家城里拆迁有正儿八经的拆迁办法,那叫“有法可依”;村里要刨咱家树呀,也得有个“刨树办法”,没个有理有据的说法呀,咱叫他万万行不通!

王树德:(半赞许半戏谑)【高,高!实在是高!,咱就是这个主意!

他不跟咱有个说道,没门儿!我先顶着,实在不行,你再给我上!

贾花:(点头)嗯嗯!(开门)

王树德: (阴阳怪气地)我说,李主任呀,你这是夜猫子进宅无事不来呀,又惦记着把我们家那两棵树给刨了呀?我早就说过,这两棵树,可不是一般的树,那是我们家的两棵宝树……

李大强: 宝树?

贾花:对,就是大大,大大,大大的宝树!俺们家就仗凭着这两棵树过好日子呢!

李大强:那过日子靠的是勤劳,跟树有啥关系,两棵树就能过好日子?!

王树德: 【那当然啦,咱王树德说话那也是靠谱的人呀!我跟你说——】

我那棵杏树,每年能卖2000多块钱的果子,多了不说,这十年下来多少钱?(贾花附和:对,多少钱?);另一棵别看它是棵看着不起眼的柳树,这可是俺爷爷60年前种下的,这讲究可大了去了,这可都是让风水先生看过的……

贾花:(心直口快,用贯口说)人家风水先生说了,要是这棵树动了,就是动了我们家的风水,这要是坏了风水,我们家男主人就得生病招灾,我们家树德要是有个三长两短的,我就得守寡,你们把树给刨喽,树德要是真死了 ……

王树德: (一瞪眼)又他妈的瞎咧咧!

贾花:(打自己的嘴,退后)嘻嘻,嘻嘻……

李大强: 人家扶贫工作队,帮着咱村拓宽街道,搞美丽乡村建设,这可是千载不遇的好机会,我看你们家那两棵树……

王树德: 免谈,免谈!

唱:

回笼的觉儿我正睡得香,

来了你不识趣的李大强。

你那街道修不修的我不管,

谁敢刨我家树我就敢扒他家房。

李大强:这么说,你是想做“钉子户”呀!

王树德:我们家这树呀比钉子还钉子呢,钉子它没根儿,我们家这两棵大树呀,它带根儿的,不好拔!

贾花: 对,谁也不能拔!

李大强:树德哥——

:

树德哥你不要把话说得没商量,

哪头轻哪头重你可要分得出粗细和短长。

脱贫攻坚已到了关键节点上,

美丽乡村也很快就要成形有模样。

你要是使绊子拖后腿,

要听听老百姓骂娘不骂娘。

贾花:(急了)骂娘?!他骂爹俺也不怕!

唱:

村主任你说话欠妥当,

我不刨树就骂娘?

当官的你要说那公平理。

别做那土匪山大王!

俺家门前两棵树,

又有风水又有荫凉。

你修道可以拐一下,

何必难为俺来死勉强。

王树德:俺自个家的树,不刨不刨就是不刨,有法你使去!

李大强:不刨是不是?!

王树德:不刨!

李大强:这就召集人给你刨了去!

王树德:你敢!

李大强:你看我敢不敢!

王树德:花呀,给我上!

李大强:你看我敢不敢。

张君梅: (上)大强,王叔,你们嚷嚷啥呢?

李大强: (上前)张队长,在这乡村振兴的大好形势下,咱们村要修街道建公园,需要拆除一部分障碍物。其他户的工作都做通了,唯独他们家这两棵树,影响了整个街道拓宽的进程,我好说歹说,他就是不刨!……

张君梅: 哦,原来是为这事呀

:

叫声叔婶你们消消气来想一想,

咱这新村建设的规划很周详。

不能因咱逞意气,

让宏伟蓝图变了样。

小家大家是棋一盘,

可不能只顾咱个人的利益乱逞强。

有什么困难事儿讲一讲,

党支部村委会都会有个好主张。

李大强: (上前一步)咱就是不能惯着他们这毛病!

贾花: (激动,一头撞向李大强,大强闪过,稍息)你,你!

张君梅: (中间一拦)有话慢慢说……

李大强: 咱让乡亲们给评评这个理儿(往下张望喊)乡亲们……

哎,来啦——(王大爷和顺心同时上)

王大爷:大强呀,别喊了,这事儿呀,我和顺心在那边就听明白了,我来给说个公平理……

:对,大爷,你先说!

王树德: (讨好的)俺大叔和顺心都是村子里少有的明白人,对,你们给说说……

王大爷:我说,树德、贾花,咱可是一家一姓,我这一把年纪了,说话可得占个地方吧?(树德贾花频频点头)今天这事儿我还真得说你们几句。

:

老街道要拓宽大伙期盼,

脱贫致富奔小康旧貌换新颜。

乡亲们齐响应人人称赞,

你们俩却挡橫儿添些麻烦。

(接着,一指王树德)树德呀,前些年做小买卖,你是玩秤杆使小砣,收瘟鸡卖病鹅。成天价,都是些投机取巧,钻过脑袋就不顾腚的事。再有,村里一有个红白大事,就惹不起你了,前几天人家让你给报那不出村的一门子丧,你里出外进地拿了人家七,八盒烟……到现在你还一盒一盒拿出来,吧嗒吧嗒地抽哩!人家大伙可说了,你要是再不作个人样呀,等你将来死了呀,棺材也让你抬不出门来……怎么着,就你家门前这两棵破树,你还想指望着它发大财呀?!我都替你丢人!

贾花:我说老爷子,你这是有病呀这是,你口口声声地说咱是一家子,我也没拿你当外人,怎么胳膊肘儿往外拐呢?!你还知道……(王大爷刚要说话,顺心抢上前去)

心:哎哎,我再说说你吧,你们老两口子呀是半斤八两不差毫厘呀,你吃酒席去,不等人家吃饱喽就往那袋子里收拾着弄折箩(饭菜),气得人家掀翻了桌子。你说是要那肉呀鱼的回来喂狗,你家那狗都死了六年了,谁不知道呀!你知道大伙说你啥不?打完麻将,东蹓西逛,光吃不干,不作人样!再说了,你们家那两棵树原先就没少碍事儿,光那收割机,旋耕犁,就给人家刮坏了好几回,现在拓宽街道,它都要占到道中间了,不刨,不刨能成吗?!

贾花: (坐地撒泼)哎哟,俺 怎么这么样的没人缘呀……(哭,唱一段类似东北神调)

唱:

他们的话儿像钢针,

字字句句地刺疼了我贾花的心。

俺前思思来后想想,

不改改那些个臭毛病还真的没法面对那一帮好儿孙。

(张君梅,顺心忙把她拉起来)

:

:

拓宽那致富路家家顺心,

咱庄稼户也要赶上那城里的人。

咱学文化学知识长点见识,

才不愧是新时代的好农民。

张君梅:

唱:

脱贫攻坚奔小康大得人心,

干部跟群众咱是一家人。

添砖添瓦添把劲,

咱们同心同德才能建好那新农村。

(王树德、贾花均有巨大触动)

花: 可是俺那损失?

李大强: 这,你们不用担心。你家那棵杏树确实在盛果期,村里会合理补偿的;那棵柳树嘛,更好说了,村里正好还要建柳荫广场,柳树椽子,能出几十根,咱都栽上它,树干我让林业专家来看看,能移咱也移过去,不能移呢,就给你联系武邑家具厂……放心吧,村委会不会亏了你们的……

张君梅: 哎,树德大叔,咱们镇上的西瓜市场正在招聘几个管理人员,我向镇政府推荐了你,你看行吗?

王树德: (脸一红)那当然好呀!谢谢张队长,谢谢李主任!(一拉贾花)走!

贾花:那咱那两棵树?

王树德:(高兴的)刨呗……

众人合唱:

十九大精神暖人心,

希望的田野土生金。

同心同德小康路,

幸福的生活万年春……


暂无附件!